如何评价普鲁士腓特烈大帝?

p.s 总感觉活的不顺心啊 腓特烈大帝在1740年写下的《反马基雅维利》(Anti-Macchiavell)在欧洲非常有名。在书中,他用批评,进步的角度去分析了马基雅维利的国家政治观点。然而腓特烈即为之后却不得不为了现实,退而求其次成为了马基雅维利笔下所写的楷模,一个“开明专制”的君主。

老弗里茨的军功、政绩、轶事、个性大名鼎鼎,生前就是欧洲的偶像级人物,让俄奥两大皇储竞折腰。整个19世纪声名更是显赫,武到拿破仑,文到托马斯卡莱尔这个档次的历史作家都是他的铁杆拥趸。托尔斯泰《战争与和平》中的老包尔康斯基公爵也很容易看出拿他当原形。除了二战后因为批判军国主义受了几年连累,多数时间都是备受尊崇、极为吸粉的。

在“德棍”遍地的中文网络上,他的中国粉丝自然也很多,军事方面,顾剑几年前写的《腓特烈大帝平生重要战役回顾》水平极高,也很容易找到。进入二次元与历史同人时代,老弗里茨的“人设”直奔无敌而去:不仅是牛逼的名将国王,还文武双全!还跟伏尔泰和巴赫这种大咖谈笑风生!还演奏乐器!还会作曲!年轻时还有那么戏剧性的叛逆!还疑似Gay!还有基友自愿为他而死! 往纸面上一摆,就可以等着宅男宅女们星星眼扑上来写同人了。

所以对他的评价,从来都不可能简单客观地以结果导向。或许这正是老弗里茨想要的,正如他晚年钦定的自己官方画像:没有战争中的马上英姿,也没有任何宝座与王冠,只有一个疲倦、憔悴、忧郁、严肃的老人,裹在破旧的军装里,无声诉说着为国家牺牲的个人幸福,被漫长的时间与责任榨干的精力和健康。他晚年的愤世嫉俗与不快乐看起来都那么动人。

腓特烈从早年开始就是一位公共形象与媒体关系的大师,他的形象是经过精心自我设计和自我强化的。但是,老弗里茨我一直相信,虽然一个人可以拥有很多特质,真正能够定义他的,是在承受危机与压力时的表现与选择。

quora上有如何评价马斯克的问题,有一个答主曾经在Space X早期做过马斯克的搭档,他对马斯克性格的看法发人深省,在他看来,马斯克成功的最重要的特质是:完全不考虑最终失败的可能性。这种孤注一掷的赌徒性格,又和远超常人的坚韧不拔并存。其他的资源:智力、资金、人脉当然也必不可少,但是就决定性而言不是首要的。我觉得这个评价也非常适合腓特烈,他们都是理性的疯子,看起来疯狂是因为选择了高收益高风险的策略。“勃兰登堡王室奇迹“固然是天大的好运气,但是首先腓特烈必须能撑到那个时刻,以绝不松口的战略决心,撑到俄法在漫长消耗中与奥地利的共同利益开始动摇。二百年后他的另一个粉丝希特勒,以疯狂和想象力而言,的确有腓特烈的遗风,但是在坚定不移的决心与韧性上,就远不及偶像了,前期的轻松胜利之后目标开始犹疑,没有抓住1940年稍纵即逝的黄金窗口期打败英国,放纵了第一道微弱但失控的阴霾。而腓特烈的老对手,(幸好没嫁给他的)玛丽亚.特蕾莎女王,意志顽强坚定方面完全可以和老弗里茨媲美,但没有他敢于冒险豁得出去。

哈夫纳著名的《不含传说的普鲁士》评价腓特烈大帝为:很有天分,但不是天才。我觉得这是恰如其分的。他在涉猎的所有方面都达到了对得起自己天分的水准,军事方面更是超水平发挥(公平的说当时奥俄都有不逊于他的名将,他自己的幼弟亨利亲王也是军事干才)。在战术上弗里茨善于出奇制胜,但是轻敌冒进导致大败也常有;在战略上他也会出现失误,让自己非常被动(经常是外交影响战略),他的最优秀之处是战略与战术之间,所谓“大战术”,也就是现代的战役学,而这个层面上,最要求的不是智谋、才华或者勇敢,而是常年累月的既宏观又具体的战场指挥经验,亲力亲为又善于总结,对实战运作有深刻的了解。这无疑是严格的训练、自律、吃苦冒险带来的。

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之后,腓特烈厌恶地说自己以后连一只猫都不会去进攻了。我完全相信他站在无忧宫,面对心爱的长笛,或者给最亲近的姐姐写信的时候,这句话完全发自肺腑。但是一旦普鲁士的天空开始出现乌云,感受到压力,人道主义者和启蒙主义者、哲学家、音乐家、诗人就像套娃一样从他头上剥落,最深处的,那个小而坚硬的内核,是他痛恨的父亲的儿子,普鲁士的国王与战士,“这门讨厌的手艺”的大师。

他一生都在传达为了国家责任放弃了真正理想、个人幸福的信息,但是或者,他只是怀念那个其实自己从来不是的人。

腓特烈还有一个少人注意的心理遗产:中等强国的焦虑。(Anxiety of middle power) 。或许因为国家不大,地缘处于欧洲腹背四战之地,政治军事素质与野望却远超侪辈之上,这种压力和焦虑一直纠缠着普鲁士乃至以后的德意志帝国,决定了她的姿态总是警惕的、紧张的、进取的。两次世界大战德国成为策源地,也不乏这种因素影响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haoyangacrobaticsshow.com/,克莱门斯

Author: ybtyapp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